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离开二7z7z

2018-01-12 03:43:19

离开(二)

不行,必须得让它适应我们的生活方式。

可这样她会饿死的,你没见她几天来都不吃东西。

不会。予话不多。可一如既往的坚决。

忘了说,贝贝是予的一条宠物狗,那种身上流着名贵血统的狗。从前予可宝贝她。

生活就这样延续开来,安静而恬淡。

我们总一起洗衣服

离开二7z7z

,予承担了所有的大件,我打下手,包括内裤和袜子的小件统筹到我的任务栏里。

因为每周给贝贝洗一次澡,我那闲置已久的吹风机终于成功上岗。

步行去买菜,去公共澡堂洗澡……

其实贝贝没坚持多久,终于还是扛不住饥饿,吃香肠,甚至吃我们的剩饭。她回归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家畜。我不知道这是喜是悲。一个天鹅变丑小鸭的故事,或者说是王子变青蛙。

远离那些富丽堂皇的PATTY,高贵的红酒,名烟……

相濡以沫。

挽起袖管,在二十个平米的房间里做饭炒菜。没有抽油烟机。做爱的时候,能清晰地闻到被子上浸染的油烟味。刚开始时,予总说这味道混杂着我身体里散发出的雌性激素的味道,对他是一种鼓动的刺激。诱惑着他不断深入。后来,渐渐的他不说啦。很多时候,我看到他的激动和隐忍。

等习惯了这种味道的时候,我们越来越贫穷,予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他开始抽大量的劣质香烟,而我不断咳嗽,医生说是支气管炎,尽量不要抽烟喝酒,还有厨房的事少做。烟酒我是向来不沾的。予一直没有找到事做,所以他在家做饭,只是我们窘迫到没有一个抽油烟机。

房间里弥漫了香烟的烟雾和尘灰,我的肺开始撕裂般咳,像在抗议。予,深邃的眼神,歉疚而无奈,他默默的出门,从门缝里我看到凝重的烟雾从他鼻翼里呼出,瞬间消失在黑暗里。无奈而寂寞。他的背影,在黑暗里疼痛。

通货膨胀,像无孔不入的蚂蟥。

冬天总是交织着寒冷和疼痛,我的爱情故事,同样在劫难逃。

予每天都在找工作,可一无所获,寒风中,他清瘦的背影寂寞而疼痛。

那天晚上,我帮他擦皮鞋的时候,我看到鞋帮和鞋底的缝隙,我就想起他妈妈的眼神,总有种我无法说清的尖锐,那种诡异像某种预言让我刺痛。

予的妈妈一直不喜欢我,原因不单单是我总是我光着脚丫子穿凉鞋。

他们为予千挑万选了一门很匹配的婚姻,女孩我见过,美丽而高傲,那种优越感带来的自信,在我身上永远无法滋生出来。

因此,每当予说爱我的时候,我的灵魂会突如其来的恐慌和疼痛。

那天突然下雨了,在这个干旱的冬天,是很罕见的一场雨。突如其来的潮湿让心情变得沉重起来,我跟予都很沉默,他一直看电视,抽烟。而我搬了凳子坐在走道上看雨,我们的租住楼在一个很混杂的居民区,错综复杂的平房瓦房,胡乱的戳在这个略带斜坡的地基上。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我想到小时候住我家隔壁的男孩的满口暴牙。于是我放声大笑大笑,结果房东被我的莫名其妙怔住。后来他总用怪怪的眼神看我。

我住在四楼,居高临下,更矮的建筑混乱的暴露在眼前。

雨点先前还稀稀疏疏,散落在铺满灰尘的平房顶上,从一个小点瞬间晕开,然后瞬间消失,像变魔法一样突然消失。后来雨丝渐次疾凑,一个个晕开的湿点被连接,混成一团,最后所有干涩都被浸没。像被突然淹没的梦。

平房上已汪起一层水,雨点打在上面的时候,击出一个个凹陷,再瞬间消失,这画面让我突然想起呼吸困难的鱼。睁圆了嘴巴浮在水面找寻生机。我想把这个有意思的现象告诉予,可我看见他眼神空洞的盯着电视,于是我又想,他更专注吸烟?还是更专注看电视?

中午,我把百货大楼的那双鞋买回来,之前予曾在那个鞋柜前停留了好久后又默默离开。用的是买米和猪肉的钱。

在回来的路上停了的雨又突然下了起了,我的衣服几乎湿透,近视镜片上粘满水,模糊让我举步维艰,我停留在那个十字路口等绿灯时遇到安和他半新不旧的现代。

或许是我的寒冷不适应他车里的温暖,我一直在发抖。下车前安突然搂住我,很紧。我几乎窒息,就在那刻,灵魂绝望的跌落在那种窒息里。因为反光镜里我清清楚楚的看到,予杀手般的眼睛里深深的绝望,他张望的表情一下子僵住,本就白皙的脸愈发苍白,手里的伞跌落在地上的污水里,水花四溅的暴开,瞬间,砸碎了我们一直异想天开的维系着的梦。我张开口,可哑口无言,百口莫辩。我突然想起缺氧的鱼。

予一直没有说话,就那么看着我,他幽怨的眼睛,我没有勇气对视。良久,他粗野的扒了我的衣服,疯了般,把我砸在床上,泪流满面。空洞的房间里,冰凉的液体砸到我皮肤上,我听到轻脆而绝望的碎裂声。

我们狠命的做爱,歇斯底里。高潮,高潮还是高潮,我们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狂野状态。或许太绝望,或许因为一切都将落空而突然变得释然。身体绝望的抽搐着。兴奋从阴道放射开来,扩散到全身,最后落脚到每一个点,都变成疼痛。那种撕裂的疼痛。

予走了,筋疲力尽。我没有解释,也没有挽留。我想应该给抉择一个理由!

这个世上,聚聚散散的事很多,我们总是在一出一出的重蹈覆辙。

那天的阳光果然是回光反照,这一周来持续阴冷,很冷,寒风刺骨,因为要走,我不得不来跟父母告别,或许命中注定要漂泊,在劫难逃。

给安流了字条,告诉他,父母喜欢的花。没有可以拜托的人,只有他能替我常来来公墓看看。

离开,一直在离开,这是我的宿命。[1][2]

军海专科痫病医院
宁波好的牛皮癣医院
云南哪家医院看白癜风的效果好
比智高吃了效果怎么样
癫痫什么症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