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本报范英

2018-11-05 21:50:26

川电外送:从计划到市场——与省电力公司总经理朱长林对话_()中心

数字 52.1亿千瓦时今年丰水期川电外送电量将达到52.1亿千瓦时,这一数字创下自2002年川电东送启动以来的值。不少老百姓担心,川电外送是否会影响本地供电?

朱长林四川电力结构的特殊性,决定电力供应能力在丰水期“大起”而枯水期“大落”。川电外送发生在丰水期,此时四川电的电量非常丰富并有富余,如果不外送也是只有弃水,白白浪费资源。而且,外送一般不会选在夏季电力紧张的高峰时段。因此,请广大用户放心。

数字 24.87亿千瓦时我还记得2002年5月27日,川电首次抵达华东。转眼3年,川电外送发挥的作用是否与当初预想的一致?

朱长林从2002年14.68亿千瓦时到2004年36.47亿千瓦时,四川电累计外送电量已达到76.54亿千瓦时。我认为川电外送最直接的作用是推动了四川水电资源开发。尽管外送规模不大,但开发者从中看到了方向,看到了市场。

“水火互济、丰枯互供”,四川在电力外送的同时开始电量置换,这一创举也许是当初决策者始料未及的吧?

朱长林确实如此。从2002年枯水期开始,四川电又出现季节性缺电。次年我们与上海达成协议,丰水期我们多送1.8亿千瓦时,枯水期他们再返还给我们。几年下来枯水期我们已累计从省外购进电量24.87亿千瓦时。川电外送从当初指向单一的“卖”发展为现在“卖”与“换”的双向交流,跨省跨大区资源优化配置得以实现。

数字30亿千瓦时据我所知,2004年四川电夏季丰水期外送电量超过30亿千瓦时以后,全富余电量仍然超过30亿千瓦时。既然富余电量这么多,为什么不大幅提高川电外送规模?

朱长林电力外送受制于三个因素:一是往外供的能力,二是外送通道,三是市场容量。目前影响外送的最直接原因是通道问题。川电东送从一开始投运至今,都是点对、对的互动长线弱联系,输电距离横跨8省市长达2525公里,川渝华中联络线输电能力目前仅为90万千瓦。随着2006年三峡电站更多机组的陆续投产,华中华东联络线通道资源将更加紧张。

为缓解电力紧张,广东近年自力更生地上以柴油为原料的油机,一千万千瓦的装机可不小,相当于三个二滩。像这样的现象对川电外送的市场容量有无冲击?

朱长林有一定冲击。不过从长远来看,夏季四川电的水电在东部地区仍有相当的价格优势,即使东部出现电力相对富余的局面,增加消纳川电电量仍是其明智之选。如果说川电外送有计划经济下产生的背景,而现在已逐步被市场经济所取代。

数字1800万千瓦根据《四川省电力工业“十一五”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展望》,2020年川电外送规模可达1800万千瓦。前景可期,可关键是要打通“经脉”。

朱长林当前至关重要的是加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。我们正在制定四川电发展规划,具体讲就是要加快以100万伏级川电东送输电通道建设,并打通与西北、贵州电联的输电通道,到2010年满足四川水电外送400万千瓦至500万千瓦的需要。

本报范英

北京印刷公司
小程序加盟合作
电动货车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