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育儿

人民日报:路遥 一个名字就是1座重镇

2018-12-07 07:10:51
人民日报:路遥 一个名字就是一座重镇 检视近几年的媒体,从书报杂志,到影视屏幕、剧院舞台,古时的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今日的职场龙蛇、都市男女,可以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。

文学的繁华与活跃,给我们带来欣喜,欣喜的同时也伴随着缺憾:在林林总总的人物形象中,我们却很难找到一张鲜活的农民的脸,如闰土、阿Q,如小二黑,如高加林……这是为什么? 农村不是一个可以被遗忘的角落,农民不是一个可以被忽视的群体,虽然城市化步伐日益加快,城市人口数量激增,但八亿之巨的农民,岂容漠视?在这个诞生《国风》、《古诗十九首》的国度,史册遗篇,源远流长。

即以现当代为例,乡土文学的成绩也令人瞩目景仰:鲁迅、沈从文、巴金、叶圣陶、柳青、赵树理、路遥……一个名字就是一座重镇,在他们的身上,乡土文学的文化脉络清晰可见。

那末,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近年来文学作品中农民形象的缺席?那本应有的鲜活生动的形象哪里去了?难道在城市化的背景下,农民在文学中只能处于陪衬的地位,只能以符号的方式出现?作为社会中人数最多的群体,他们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生存状态,他们的精神追求,究竟该由谁去表述?究竟该如何去表述?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,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化教育发展的成就都是举世瞩目的,全部农村人口的文化素质也应该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,教育普及率以及知识分子中农民子弟的比重可以说明一切。

但是,问题在于,扶犁握锄的手为何不拿起笔来?而那些来自土地的人为甚么一离开土地,就常常背弃了土地?以至于我们的土地只能生长庄稼却不丰收诗篇? 对照某些农民题材的作品,考察作家的职业和生活环境,透过冷峻地探寻和思考,我们看到,在作家们关注农民、描述农民、阐释农民的艺术关怀和审美观照中,农民,往往作为一种对象被简单描述,某些作家并没有真正地和农民血脉相连,融为一体,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出生于农村并曾经是农民,但是,在水泥丛林、豪华地板和霓虹灯下产生的作品,早已失落了土地的芬芳,常常给人一种雾里看花、隔靴搔痒的感觉。

而我们久违的和期盼的却是那来自土地的呼唤,来自古铜色胸膛的呐喊和来自麦田的歌唱……分析原因,见仁见智,但作家对土地的疏离和农民文化身份在今天的模糊,应该说是不容回避的话题。

当作家成为一种职业,经济学的规律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作用,讲究投入产出,盘算运筹比较,也是势所必然。

在茶楼酒肆间穿梭,在灯红酒绿中沉醉,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?用身体而非用生命和灵魂写作可以换来肉体和金钱的双重快乐,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